《熊猫东游》6.虎口逃生【连载】
2017-02-27 15:42:33
  • 0
  • 0
  • 0

话说就在熊猫阿海与两个野人大战三百回合——难解难分难分胜负的时候,一只硕大凶猛的华南虎从远处风驰电掣般袭来。

这只华南虎圆圆的脑袋上顶着一个清晰可见的王字,全身毛皮橙黄色并布满黑色且长短不一的条纹,胸腹部杂有较多的乳白色。让人恐惧的是,老虎突然张开血盆大口咆哮着,那声音如雷,响彻山谷。而它的四肢粗大有力,长长的尾巴像一根粗大的钢鞭舞动着。

“不好,老虎大王!”那两个野人霎时大惊失色。这块地方是他们的地盘,他们自然对这一带的地形地貌地理情况了如指掌,当然知道被老虎大王抓住的后果是多么严重,于是果断撇下阿海,双双纵身像猿猴般迅速爬上了一株高大的银杏树。

这株银杏树王参天而立,有三千多岁了,远看形如山丘,气势磅礴,冠似华盖,满树是金光灿灿的叶子,树枝都被结满的硕果压弯了。

由于那两个野人的用力攀爬,满树的银杏果被纷纷摇晃掉落下来。那只老虎大王因为奔跑速度过快,当它的四只爪子一接触到满地的银杏果,整个身体像滑雪橇一样被甩出很远。老虎大王爬起来,想继续捕杀猎物,又狠狠栽了一个大跟头。

在老虎大王跌倒的瞬间,阿海发现虎王头上的耳朵有一只是残缺的。为了躲避野人和老虎大王的双重攻击,阿海决定丢下金箍棒,往另外一株较细的银杏树上攀爬。可是,或许因为自己早已累了饿了,阿海却怎么也爬不上去,屡屡一屁股坐在地上。

瞧着老虎大王和阿海各自狼狈不堪的囧样,那两个野人在树上情不自禁哈哈大笑起来。男野人说,“老虎栽跟头——腰板还挺硬的!”女野人说,“听我的,大熊猫爬树——摔得屁滚尿流!”

“啊哈哈哈……”那鬼喊狼嚎的笑声再次弥漫山谷。

阿海把吃奶劲使了出来,好不容易才爬了一人多高。此时,老虎已经刹住车,猛回头来个饿虎扑食,那凌空锋利的爪子一把把阿海从树上给拽了下来,阿海“啊”的一声重重摔在地上,顿时昏迷了过去。

老虎大王抓住了阿海,并没有立刻吃了他,好像是捡到了一个玩具,在把玩着欣赏着,由于从来没有见过也没吃过这种胖嘟嘟、毛茸茸的动物,它不由得用鼻子使劲嗅了嗅,仿佛嗅到一股奇特的味道,这种味道是它从来没有嗅到过的,它想,这个叫熊猫的猎物的肉质一定很鲜美。为此,老虎大王决定留着好好玩,等玩够了再慢慢品尝。何况,刚刚吃过一只美味可口的林麝,现在一点也不饿。

老虎大王吃的那只林麝是琪琪。琪琪和乐乐与阿海告别后,正当它们在一个山涧觅食的时候,琪琪的肚子突然剧烈疼痛起来,她知道自己快要临盆了,于是和乐乐商定打算就近找一块安全的地方准备生产。就在这时,伏击多时的老虎大王突然出现了。

发现敌人来袭,琪琪和乐乐惊慌失措逃窜。

在伏击时,老虎大王已把目标锁定了肚子大大的琪琪,它觉得那只母林麝一定很肥美,所以出击时直接锁定了。琪琪挺着一个大肚子哪里能跑得快,没跑多远被老虎大王追赶跑不动了,结果连同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一并被老虎大王美美地饱餐了一顿。

远远望着老虎大王一口一口吃掉琪琪的情景,乐乐悲痛欲绝!

阿海一动不动躺在那儿,老虎大王以为阿海死了,便放松了警惕。它懒洋洋地张开大口打了一声长嗝,接着用那带刺的舌头舔了舔阿海的脸部,阿海被刺疼醒了,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但忍住没有叫喊一声、更不敢动弹一下。

别小看老虎舌头上那密密麻麻的长刺,他们是猫科动物生来就有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会变得更长、更硬,而且还可以像爪子一样收放自如地控制,不会划伤自己。这些长刺主要有这几种作用:一是剔肉,能把兽骨上的残肉舔食得干干净净;二是清洁皮毛,让皮毛更加顺滑;三是爱抚幼崽和调节体温。

由于先前抓林麝吃林麝和它腹中的胎儿,再加上刚才一阵折腾,这只老虎大王有些累了,便在树下慢慢打起了盹。

见老虎大王迟迟不肯离开,竟然睡起了大觉,男野人在树上不耐烦了,他大喊大叫着让老虎滚开!但老虎大王无动于衷酣然入睡。于是,女野人摘树上的银杏果投掷老虎大王,那银杏果像雨点般打在老虎大王身上,老虎大王感觉如同毛毛雨打在身上一般轻柔,舒服极了。

见老虎大王不理睬,男野人想掰断一根树枝企图把它赶跑。

就在男野人用力掰那根树枝的瞬间,只听一个浑厚的声音大叫着,“哎吆,疼死我了!”

男野人一看,说话的是那株银杏树王,他管不了那么多,继续掰。

“臭野人,你真坏!”银杏树王抖动着身体说,“你为何掰我的树枝?”

男野人奸笑一声说,“我借用用!”说完一使劲把那根树枝掰断了。

银杏树王顿时疼得大喊大叫起来。

女野人用手掌狠狠拍打一下银杏树王的脸说,“不就是一根树枝吗,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大呼小叫的?真没出息!”

“你!你!”银杏树王气得说不出话来。

男野人根本不顾银杏树王的死活,马上用树枝不断骚扰老虎,一边骚扰还一边破口大骂,“你个混蛋死老虎,快滚蛋!”

老虎大王原本不想理会那两个野人的,一听野人骂它混蛋立刻来气了,“你们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野人,今天让你们见识见识我老虎大王的厉害。”被惹怒的老虎大王迅速窜起来,它要攀爬大树把那两个野人抓下来。

不愧是猫先生的徒弟,在野人的不断骚扰下,老虎大王几经蹿跳竟然顺着树干一点点爬了上去!那两个野人见状,只好节节败退继续往树干顶上攀爬。

对于男女野人的野蛮行径和老虎大王的粗暴攀爬,银杏树王很生气,他疯狂地摇晃着身体,要把野人和老虎大王统统摇下来摔死。

在老虎大王与野人大战的当口,阿海偷偷环顾四周发现,右前方不远处有一条宽宽的河流,只要跳到河里,老虎大王就拿他没办法了,因为他的爸爸教他练过游泳,而且是个游泳好手。而此时,老虎大王已经爬到了半树腰。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阿海决定趁机逃跑。只见他抖起精神,朝着河流方向飞快奔去。

在银杏树王的剧烈摇晃中,男野人眼看老虎大王对自己构成了威胁,他为了自保,指了指阿海逃跑的方向对老虎大王说,“快看,你的猎物跑了。”

“你骗人!”老虎大王不相信。

“真跑了,”女野人也急了,“不信你看看。”

见两个野人都这么说,老虎大王还是用余光往下看了看,随之大叫一声,“不好!”它捕获的那只猎物果然跑了,要知道这是它有生以来捕获最好的猎物,于是老虎大王便放弃了野人,从树上一跃而下,朝阿海猛追过去。

阿海的奔跑速度哪里是老虎大王的对手?!眼看就要被老虎大王抓住了,只见阿海就地十八滚,像一个大雪球一样从山坡上一溜烟滚下,任凭老虎大王在后面追赶:老虎大王追的越快,雪球滚的越快。

一眨眼功夫,阿海滚到了江边,“扑通”一声滚进江里,在惯性的作用下,阿海在江面上滚出很远。此时,在江面上漂来一棵粗大的树木,阿海一把抓住爬到了上面,顺着急流往下游而去。老虎大王徘徊在江边,用前爪试了试水,那水很深很冰凉也很湍急,它不敢贸然下水,只好望江兴叹。

“再见了,老虎!”阿海在江面上笑呵呵地朝着岸边一边挥手一边高叫着,“再见了,野人!”

那棵没有树梢和树枝的树木载着阿海飞流直下,渐行渐远。

【未完待续】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