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科学/神话幻想小说《熊猫东游》3.巧遇林麝【连载】
2017-02-23 04:42:38
  • 0
  • 0
  • 1

【李海年/著】

自从踏上东游的征程后,阿海所到之处看到的一切无不让人触目惊心,到处都是被地震破坏后的凄惨景象,到处是一片废墟,到处是横尸遍野,到处是腐臭味道,到处是荒无人烟,到处没一条像样的路。

原有的一些羊肠小道都被扭曲变形或者切断了,阿海每向前走一步都十分艰难。余震还时不时不打招呼发生,有时突然连续晃几次,有时一天若干次。每当余震发生,山上的石头或者泥石流就会铺天盖地袭来,稍微不注意,就有可能被击中或者吞没。

在大地震的无情摧残下,能躲过一劫活下来的人和动物不是很多,偶尔会遇到一两只寻找腐肉吃的飞禽走兽,如金雕、秃鹫、金猫、大灵猫、黄喉貂等。这些动物对阿海这个不速之客的路过好像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它们只顾独自享受大餐,最多偶尔抬起头看一眼叫一声分辨一下是敌是友,当它们觉得眼前这个白白胖胖的家伙对自己没有任何威胁时,然后继续狼吞虎咽进食。

而阿海也不轻易去打扰那些动物,只顾自己赶路,他翻过了一座座山,趟过一道道水,饿了就吃随身携带的竹叶和干粮,或者采摘一些野果子充饥,而渴了往往要走很远的路才能找到干净的水源,累了困了就随便找个地方休息一下,醒来继续星夜兼程。

在那惨不忍睹的环境中,阿海一连走了好几天。毕竟第一次远行,毕竟第一次吃这么多的苦,毕竟第一次走这么多的路,尤其双脚因走路多出现浮肿,继而脚底起个大泡磨破淌了很多血,疼痛难忍的他多次心生退意。但一想到大地震对熊猫王国的破坏和爸妈的惨死,一想到国王和阿莲的殷殷期盼,阿海一次次鼓足了勇气,并更加坚定了信念。

直到第六天,阿海总算才走到一片稍微有些生机的地方,尽管这里也遭遇了地震不同程度的破坏,但仍能找寻到它昔日之美和固有的气势,深山老林,峰峦迭翠,云流雾绕,险崖瀑飞。阿海边走边看边感叹,“如果不发生地震,这里一定跟熊猫王国一样生机勃勃。”

看到飞流直下的瀑布,阿海使劲地咽了咽唾沫,可惜没有一丁点,再咽了咽,还是没有。阿海忽然想起,一天没有喝水了,于是飞速跑到瀑布前,张开了那张冒烟的大口。那水很甜很甜,阿海一连喝了好几大口。喝完水,阿海感觉还是不解渴、不过瘾,于是干脆站在瀑布下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淋浴。

好舒服啊!那清凉的泉水淋到身上,所有的疲劳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但那泉水一接触到磨破的地方,还是比较疼痛的。自从离开王国以来,阿海就没有洗过澡,所以这次他要洗个透、洗个够、洗个酣畅淋漓。

洗完澡,吃点东西,阿海就躺在一块石头上呼呼大睡起来了。

由于一路长途跋涉,阿海那两只出现浮肿的脚和起泡磨破淌血水的地方,让他持续钻心疼痛,尤其停止前进步伐坐下来长时间休息,浑身上下更疼、更痛、更疲劳!

就在阿海抱住双脚呲牙咧嘴叫苦连天的时候,忽然,只见一个长发飘飘的老人悄然而至。老人牛头人身、头上长有两只角,他和蔼可亲地说,“阿海,走累了吧?来,让我看看。”

“您、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阿海感到十分纳闷。

那个老人没有回答阿海的问题,而是仔细查看阿海脚上的伤口说,“没事的,我给你抹一点药就好了。”说着从背篓里取出一包奇香无比的药,轻轻涂抹在阿海的患处。

说来奇怪,那金灿灿的药粉一洒在伤口上,阿海顿时感觉不仅伤口不疼了,而且双脚不肿了、浑身上下也不酸痛了。阿海站起来活动活动,感觉精神百倍,他刚想说谢谢您老人家时,抬头一看,那老人早已升至半空中。

只听一个声音响彻环宇,“孩子,我就是你们传说中的神农氏,你为你们熊猫王国寻找新家园的壮举深深感动了我。来,快把这两颗药丸吃了,你的身体会强壮百倍的。”那老人说着把药丸一一投掷了下来。

“谢谢您,老人家。”阿海一听说是神农氏,高兴万分,他一张嘴吞进了一颗药丸。而另一颗药丸离他有些远,他必须纵身去接才行,这一纵身不要紧,药丸没接住,自己反而一下子掉进了一个万丈深渊!

阿海大叫一声:“不好!”猛地一咕噜爬了起来,原来是南柯一梦。

不过,阿海依然被一股浓浓的清香直侵心肺——因为那气味太迥异了,他东瞧瞧、西看看,在溪流边,有两只体毛成灰褐色的动物正警惕胆怯地看着自己。它们一胖一瘦,大大的耳朵直直向上竖着,在颈部的两侧各有一条比较宽的白色带纹,一直延伸到腋下,它的尾巴很短,四肢细长,蹄子比较狭而尖。

“你是谁?”那两只动物惊恐地问道。

阿海笑呵呵地回答,“我是熊猫阿海,请问你们呢?”

“熊猫阿海?”见阿海非常和善友好,那两只动物放松了敌意,那个挺着大肚子的说,“我们是林麝,我叫琪琪,他叫——”

那个瘦一些的说,“我叫乐乐。”

“琪琪、乐乐,你们好。”阿海站了起来,进一步释放善意,“请问这是哪里啊?”

“这里是神农架。”琪琪回答。

“神农架?”阿海感觉对这个名字很熟悉,刚想开口说被乐乐打断了。

“就是神农氏在此架木为梯、尝百草的地方。”乐乐赶忙说。

“也是野人出没的地方。”琪琪补充说。

“你们这么一说,我心里有印象了。”阿海兴奋地说,“我的爸爸曾告诉过我有关神农架的故事和传说,我刚才还做梦梦到神农氏他老人家呢。”说着舞动了一下双臂,不酸不痛了;最神奇的是,再看看脚上的伤口,竟然痊愈了。阿海感到莫名其妙,莫非神农氏真的显灵了?

琪琪问,“那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我从熊猫王国来,”阿海难过地说,“我的家园被地震摧毁了,我的爸妈在地震中死了,我要为我们的熊猫家族寻找新的栖息地。”

“天灾人祸是难免的。别难过,阿海。”琪琪走到阿海身边安慰说,“我们这里被地震破坏的少,你们要不要搬到我们这里来。”

在琪琪的安慰下,阿海心情好了起来,“请问,这里有竹子吗?”

乐乐说,“在我们活动的范围内,零零散散是有一些竹子,但自从地震之后,绝大部分都开了花、死了。”

阿海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不能搬到这里来。”

“为什么?”琪琪问。

“我们熊猫家族是以竹子为食的,”阿海解释说,“离开竹子,恐怕很多人会饿死的。”

“那你们为什么非要吃竹子呢?”乐乐感到万分疑惑,“不能改成吃其它的植物吗?”

阿海说:“据先辈们说,我们的祖先原来是食肉动物。”

“现在怎么会从食肉者变成食素者、尤其成食竹者了呢?”乐乐继续追问。

“这大概跟我们的生活环境变化有关吧。”阿海说,“我的祖先是第四纪冰川中走过来的勇士,有不惧严寒、从不冬眠的性格。据先辈们说,冰川袭击之后,留存在熊猫王国一带的大熊猫只有逐渐改变食性,才能生活下去。由于长期适应环境的结果,我的祖先从食肉变为食竹了,臼齿也变得特别宽大,适于磨碎竹的纤维。哪怕是寒冬腊月、冰天雪地,我们仍穿行于白雪皑皑的竹林中,选食可口的竹子。我们最爱吃冷箭竹、墨竹、水竹等竹子啦,尤其爱吃竹笋。虽然偶尔也吃一些其它植物,但是很少。”

“原来是这样啊!”乐乐说,“那你再到其它地方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不开花的竹林的。”

“不过,”琪琪提醒说,“你要当心老虎、豹子等吃人的野兽。”

乐乐走到阿海跟前扮了个鬼脸说,“还有野人。”

阿海亮了亮肌肉说,“谢谢你们的提醒。我不怕。”他忽然用鼻子嗅了嗅,“对了,乐乐,你身上怎么会有一股奇异的香味呢?”

“麝之香气远射,故谓之麝。阿海,这香味是我们雄性林麝身上所特有的,”乐乐指着自己的下腹部与双侧下肢连接的部位说,“在我们身体的鼠蹊部有麝香腺,能分泌麝香。”然后指了指琪琪说,“她身上就没有。”

阿海疑惑了,“琪琪为什么没有?”

琪琪红着脸说,“你没看出来,我是雌性的吗?”

阿海有些不好意思,“原来如此。谢谢你们的赐教。对了,野人长什么样?你们见过吗?”

“没有,”琪琪乐乐都摇了摇头,“我们只是听说。”

阿海笑了,“看来是个传说。”

琪琪抬头看了看天空说:“阿海,天色不早了,我们该走了。”

“那好吧,再见!”阿海向二位挥手道别。

“那你多保重!”琪琪说完和乐乐肩并肩走了。

与琪琪乐乐告别后,阿海继续轻装东行。

真不愧是钟灵毓秀的神农天园,越往前走,景色越来越好,空气越来越清新,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植物越来越多。忽然,阿海嗅到了竹子的味道,顺着竹香飘来的方向,他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片不大不小的竹林。

莫非我要找的熊猫新家园出现了?阿海的心中顿时热血澎湃起来!

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竹林跟前,阿海发现,在竹林边有一汪清澈见底上百平方的山泉,竹林的身影倒影在水中,美丽极了。他把那新鲜的竹子放在手里看了看,然后又拿到鼻尖嗅了嗅,摘几片竹叶放在嘴里尝了尝,不由得连连称赞,真是上等的竹子啊,跟熊猫王国的竹子差不多。

找到这样一片竹林,阿海并没有立刻饱餐一顿,而是马上围着竹林查看了一番。一圈下来,阿海又大失所望起来,为何?除了山泉边的竹子是活的,所有远离山泉的竹子,有的正在开花,有的已经奄奄一息,有的早已枯萎了。

希望过后是失望,失望过后又重新燃起希望。重拾希望后的阿海决定先好好饱餐一顿,然后重新赶路。可是,就在他敞开肚皮准备一饱口福的时候,忽听“嗷唔”一声响彻整个山谷。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