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东游》7.历险长江 
2017-03-01 11:38:47
  • 0
  • 0
  • 0

阿海驾驶着那棵树木在江河里顺流而下,他无需给予木头什么动力,只要控制好方向即可飞速前进。

当走到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夕阳下,阿海忽然发现岸边的一块巨石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那儿,于是他朝着岸边大声喊道,“乐乐,乐乐。”

那个身影抬起头,“阿海,怎么是你?”果然是林麝乐乐。

阿海赶紧驾驶那根树木靠岸,此时乐乐早已来到跟前,一见到阿海,乐乐就抱住阿海大哭了起来。

阿海一边安抚乐乐,一边问道,“乐乐,怎么是你一个人,琪琪呢?”

乐乐泣不成声,“阿海,琪琪死了!”

“什么?琪琪死了?”阿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琪琪前几天不是还是很好的吗?她是怎么死的?”

乐乐呜咽着说,“被老虎大王吃了!”

“什么,被老虎大王吃了?”阿海大吃一惊,“可是神农架里的那只掉了一只耳朵的老虎大王?”

乐乐点点头,“是的,就是它!”

“这个可恶的家伙,我也差点被他吃了!”阿海咬牙切齿地说,“乐乐,你别难过,答应我,你要多保重,等我回来为琪琪报仇,好吗?”

“好的,阿海。”乐乐紧紧握住阿海的双手说,“我等你回来。”

说完,二人相拥再次而别。

阿海驾驶着那棵树木继续在江河徜徉着,饿了就吃河里的水草和小鱼、或者停在岸边吃岸上的植物和零零散散的竹子,渴了就喝河里的水。

让阿海无比懊恼的是,所到之处,凡是有竹子的地方,那些竹子不是开花了,就是已经死亡了。不过,让他稍感欣慰的是,连日来,水里有一只背部为青灰色、腹部为白色、嘴巴细长、身体呈纺锤形的动物始终伴随在他左右,并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时而喷出水花,时而越出水面,时而下潜翻江倒海,煞是可爱。

这天,阿海在江面上漂泊累了,就坐在树木的根部打起盹来。睡梦中,阿海突然发现有一只恶魔张开血盆大口向他扑来,在条件反射的作用下,他不由得一个激灵吓醒了,浑身冒着冷汗。

阿海猛地睁大眼睛一看,水里竟然有一只十分丑陋的家伙正腾空而起跃出水面,张开血盆大口意欲将自己一口吞下。说时迟那时快,阿海忽的来一个近似九十度的侧倾避开锋芒,那个家伙顿时扑了个空,江面上激起数米高的浪花。由于阿海用力过猛,那根树木在水里连连打了几个滚。

在那个家伙跃起的瞬间,阿海看清楚了,那个家伙有两米多长,头大嘴大,眼睛呈土色,全身革制化的皮肤上覆盖着鳞片,鳞片上具有许多凸凹不平的颗粒状和带状纹路,而背部呈暗褐色,腹部为灰色,四肢粗短,有一条长而侧扁、粗壮有力的大尾巴,这是它自卫和攻击敌人的武器,在水中还起到推动身体前进的作用。

“你是谁?”阿海站在树木上厉声问道。

“我是谁?”那个家伙一转身回答说,”我就是被人们称为活化石的扬子鳄!”

“你是扬子鳄?”阿海在脑海里飞转着,“那你为何要袭击我?”

扬子鳄咂咂嘴,“我想尝尝你的肉好吃不好吃。”

又是一个贪得无厌好吃的家伙!惊魂未定的阿海刚想开口,只见成群结队的扬子鳄突然齐刷刷一同漂浮在水面上,它们朝一个方向抬头仰脖将阿海团团围住,仿佛在跳一曲水上芭蕾。

瞧着眼前的一切,阿海顿时傻眼了!他不知道该如何脱身!突然,那个领头的扬子鳄发出一声低沉的类似猪叫的吼叫声--总攻开始了!

当那十多张大嘴一起超阿海袭来时,他猛地来一个前空翻,从树干根部翻到了树干前部。阿海的双脚还没有站稳,树干前部的十多只扬子鳄也同时发起了攻击,它们恭候多时了。阿海不得不使出连环脚,将那些家伙一一踢下水。一波被踢跑了,又一波上来了,阿海左踢右挡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无济于事,好几次差点落入鳄鱼口,只好来一个后空翻朝着树干根部飞去。

当阿海那二百多斤重的身体再次落在树干根部时,树木两端因为重量的增减而在水里此起彼伏,浪花飞溅。而树干根部的扬子鳄们一看猎物来了,纷纷张开了大嘴。

看来今天是必死无疑了!就在阿海感叹壮志未酬身先死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包围圈外高叫着:“快快到我的背上来。”

阿海定睛一看,原来是那个这几天一直陪伴在他左右的那个嘴巴尖尖的动物正昂起头在包围圈外朝他喊话,“快快到我的背上来!”

或许因为有部分肤色接近吧,或许连日里彼此早已建立了信任,就在那群扬子鳄张开血盆大口再次袭来的瞬间,阿海毫不犹豫凌空而起,纵身一跃骑到了那个动物后背上。

望着阿海风驰电掣远去的身影,那群扬子鳄顿时傻了眼。

“你是谁?为什么救我?”阿海问道。

“我是白鳍豚,我的名字叫贝贝。”贝贝一边摆动着那对宽大的胸鳍一边说,“我已经观察你多日了,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在江上漂流?”

“我是大熊猫,我的名字叫阿海。”阿海说,“因为我的家园遭遇了千年一遇的大地震被破坏了,我是奉国王之命为王国寻找新的家园。”

“难怪这一段时间来,江里的水如此浑浊肮脏,严重影响我的胃口。”贝贝说,“你说的大地震,我那天也看到、感受到了,那个地震的确不小,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地震。”

白鳍豚是肉食性动物,常在晨昏时游向岸边浅水、岔流以及支流汇合处进行捕食,一般以整条吞食体长小于6.5厘米的淡水鱼类为主,也吃少量的水生植物和昆虫。不过,其视觉很差,靠自身发出的超声波讯号发现食物并突袭式吞食。

“我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经历。”阿海好奇地问,“这是什么河,怎么这么大这么长?”

贝贝说,“这就是发源于青藏高原的唐古拉山脉各拉丹冬峰西南侧的长江。”

“这就是长江呀?!”阿海挠挠头说,“哦,你就是传说中的长江女神啊?!我听我爸爸说过,也在书本里看到过。”

贝贝一听阿海说她是长江女神,不好意思地点着头。

阿海问,“长江是直通东海吧?”

“没错,直通东海。”贝贝说着猛地来一个下潜。

跟着下潜的阿海不小心呛了一口水,还好,贝贝很快浮出了水面换一口气。他对贝贝说,“看来,我沿着长江朝东方去寻找新家园没错。”

贝贝说,“老兄英明。”

看到贝贝总是露出水面呼吸,阿海好奇地问,“你应该是属于鱼类吧?为何要到水面上呼吸呢?”

“我不是鱼类。鱼类用鳃呼吸,我是用肺呼吸。”贝贝进一步解释说,“虽然我们白鱀豚生活在水中,而且外形很象鱼,但却不是鱼,我和你一样,也是哺乳动物,只不过我是生活在淡水里的鲸类。”

原来,白鳍豚是用肺呼吸的水生鲸类哺乳动物,每次呼吸时,头顶及呼吸孔先浮出水面,接着露出背部和低三角形的背鳍,出水呼吸时间约1-2秒钟,潜水时间每次约20秒。长潜时可达200秒。每隔一两分钟就要露出水面换一次气,有时会喷出水花,出水呼吸时会发出声响。当天气闷热、暴雨即将来临之际,它便频频露出水面一起一伏,被人们称为白鳍拜江。

“你也是哺乳动物?”阿海抚摸着贝贝身上又光又滑的皮肤,“那你身上怎么没有毛发呢?”

贝贝笑了,“有假包换。阿海,我们白鳍豚和鱼类是有本质区别的,我和你一样是用肺呼吸,胎生,哺乳,有恒定的体温等符合哺乳动物的基本特征,而鱼却是用鳃呼吸,卵生,体温不恒定。我们之所以长的象鱼,是因为我们的祖先在几千万年前,由陆地的生活环境迁移到水生生活环境,又经历了千万年的进化,由于适应水生生活,他们的身体形状发生了改变,才成了象鱼的样子,但内部构造还是与哺乳动物一样的。所以,我身上没有毛,这是我们鲸类不同于其它哺乳动物的一个显著特征。不用我说你也知道,皮毛对于哺乳动物是很重要的,大多数哺乳类到了冬天会换毛,来抵御严寒。”

“你说的没错,贝贝。”阿海看了看自己的毛发说,“所以,毛可说是我们陆上哺乳动物的衣服。那你们鲸类身上没有毛,靠什么来保持体温呢?”

贝贝回答说,“我们身上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结构--鲸脂,它是位于我们皮肤下的脂肪层。所有的鲸类都有厚厚的皮下脂肪层,就像穿了一层厚厚的棉衣,可以非常有效的保暖、隔热作用。这层脂肪冬天厚,夏天薄,就像人们冬天穿棉衣,夏天穿大衣一样,我们白鳍豚就依靠脂肪层的厚薄来保持体温的恒定,不致因环境温度的急剧变化而改变。”

“哦,原来如此。”瞧着贝贝载着自己向前飞快地游动着,阿海又问道,“贝贝,你没有四肢,为何能游泳这么快呢?”

贝贝煽动着那宽大的尾巴说,“阿海,你看,我们白鱀豚的尾巴变成了扇形,里面都是纤维质的结构,这使得尾巴既强健有力而又富有弹性,我就靠尾巴的上下拍打和身体的上下运动来获得动力的,同时,退化成鳍状的前肢起到维持身体平衡的作用。说起来,我们可是游泳健将呢!”

贝贝说完又来了一个深水下潜,并在水下面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

当阿海随着贝贝再次浮上水面,他忽然看到了那群扬子鳄包围他的画面--有几十个昂起头颅的家伙正整整齐齐露在水面上,他不由得大叫一声,“不好,贝贝,扬子鳄!”

【未完待续】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